在道流白

马鹿一生推 最爱小蘑菇 婷鞠也可爱
哲寒去结婚
我是一个宠粉的正太
不写车
争做清流小青年
所有粉丝都是我的宝
我爱你们

宗三

大将,是个不爱笑的人。
坐在川流的人群中,显得孤寂。
我是宗三左文字,这个月,我是大将的近侍。
大将并不是一个冷漠的人,只是很少主动表露什么,而我也不善于言辞。和大将在一起,没有办法像清光他们一样,滔滔不绝。
我不善于找话题,我想大将也是。
大将总是说,我和她很像。我不知道如何回答,保持沉默也无法微笑。
大将总是会在说完这句话后对着我笑。是那种很浅的,引人入胜的微笑。我自诩为深沉,可大将,仿佛才是个没有底的海。
大将曾经很羡慕我粉色的头发,还有一次买了和我一模一样的假发,坐在我对面,模仿我说话。那是我第一次,对着大将露出笑脸。
大将一定觉得很不可思议,因为她扯扯她的真发,问我她是谁。
她是我的大将,我的主人
从今...

奶盐的自我修养


“动次打次,动次打次……”
“你干嘛呢?”山风端着菜,一进饭厅就看见自家奶盐对着电视手舞足蹈,偶尔还来一个妖娆的扭腰。
“嘿嘿,你说我干嘛,你自己看”吴谨言一边扭一边笑嘻嘻。
山风哭笑不得,这电视里的音乐自己简直不要太熟悉,那是新舞林大会,而且正好播到自己那一段。
“吴谨言你不要跳啦!好尴尬”
“哟”吴谨言一扭一扭的到她面前,“尴尬吗?哟哟哟,我扭扭扭”
“好啦,傻不拉几的,吃饭了”山风揪着嬉皮笑脸的五斤盐坐下。

饭后
“五斤盐你真的好烦”山风洗好碗出来发现她不仅没有换台,还重播了之前几期的新舞林大会。
“换台~给我换台”
“你抢到遥控器我就换台,来啊来啊”吴谨言攥着遥控器在沙发上上蹿下跳。
“唔别跑,吴谨...

容音

“娘娘你干嘛呢?”
容音睁开含泪的眼睛,回头看到魏璎珞,可是,她穿的是什么?这么暴露,胳膊都露出来了。头发也是,像个马尾一样,不成体统。
“娘娘,干嘛呢?这里很凉快吗?”吴谨言站到她身旁,四下张望。
富察容音觉得自己现在跳下去会是一件很不得体的事情。
“璎珞,你不是……”
“什么?娘娘,这里一点都不好玩,走,我带你去玩!”吴谨言拉起富察容音冰凉的手就开跑。
“璎珞!!你这是要带我去哪?”容音从小就没像这般跑动过,有点不知所措。

从长春宫跑到储秀宫,再到延禧宫。
一路上宫女太监们都傻了
那是……那是魏璎珞和皇后娘娘吗?
把好几个宫女端的东西都打翻了。
“啊!”
“那是皇后娘娘吗?旁边是谁啊?!”
“好像是魏璎珞!”
“...

自己写的时候暴风哭泣
第一次尝试这种行文方式
大家见谅哈

灯刀哄灯小刀睡觉会怎样?
灯:老娘哄睡技术全寮第一

烟花
微博也更了
以后大概就是主攻烟花和灯刀了
求一个赞和小评论(っ╹◡╹)ノ❀

破案三部曲(二)



“怎么样,新发现有吗?”吴哲晗风风火火的走进勘验室。
“除了眼泪,我刚刚从死者的胃里找到了法国蜗牛。”许佳琪捧着一堆血淋淋的糊状物。
“蜗牛?好像我们这里有法国蜗牛的,只有城东的那个法国餐厅。”
咄咄咄,化验部的陈观慧来敲门,旁边还有技术部的陈思。
“打扰了,许医生,死者的DNA报告和基本信息出来了”
“谢谢小艾,辛苦了。”
“没事。我先走了”
吴哲晗摸摸鼻子瞪着地板,“我说,你才来没多久,怎么就跟大家混得,蛮好的了。”
“唔,五折是在怪我吗?”许佳琪突然好像很委屈的样子。
额。。。这下轮到吴哲晗不知道说什么好了。
“我不是那个意思,我。。。你跟大家关系好,那个是好事,好事,你别多想,啊。”吴哲晗看着许佳琪巴...

破案三部曲(一)


为什么是三部曲呢,因为只有三章(๑•̀.̫•́๑)
七五折果然是初心啊❤

“嗨,天啊,真不敢相信你居然这么快就回来了。”戴萌不可思议的给了吴哲晗一个熊抱。
“我也以为我要躺在家里直到我脑袋长草呢。哈哈哈”
“来,五折,你的制服,还有你的通行证。”
莫寒特别贴心的把那些东西收在了一起。
“王局前个月趁你不在,办了个表彰会,看得出来,那个老狐狸还是很看重你的。”戴萌凑过来坐在吴哲晗旁边。
“还有啊,你的。。。”叮铃铃,叮铃铃,是局里的报警电话。
“wow,看样子我一回来就有事干了。走吧,我正好,活动一下。”吴哲晗顺手拿起制服外套随意的套上。

报案点
“对了戴萌,徐子轩呢?”吴哲晗抬起警戒线。
“我刚刚正要告诉你...

非人生活(下)完结

终于完了,希望结尾不算太糟,应该也不扎心。。吧

“酱油递给我”
冯薪朵小跑着拿了酱油
“把香菜先切好”
冯薪朵乖巧的开始切香菜
陆婷把排骨腌制起来,熬了熬锅里的鱼骨汤
“香菜”陆婷伸出手
冯薪朵把盛满香菜的碗交给她。
有条不紊的一个多小时过去了,中午饭才终于完成。
“来”陆婷给她舀了半碗鱼片粥,“这两天想去哪里玩?”
“嗯,山上好了”冯薪朵低头捏着筷子。
“好,已经好久没有在山上走走了,你小时候就经常往山上跑,又一次差点被蛇咬。”
“别,别说了。”冯薪朵囧了,她还记得那次,那条蛇本来想从后面攻击自己,但是自己没站稳,把蛇坐了一屁股,起来的时候还用手在蛇的七寸撑了一下,站起来的时候那条蛇已经狗带了。
“阿鹿,那个许。...

世界杯要是遇上婶婶。。。

昨晚一边肝地下一边看球赛。。。想死

世界杯使婶绝望:

http://t.cn/RBrZ2Il
点开为全文

1 / 9

© 在道流白 | Powered by LOFTER